NBA

战雏 第四百一十四章,遗失的记忆_1

2019-12-04 07:50: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雏 第四百一十四章,遗失的记忆

正文第四百一十四章,遗失的记忆

原以为小九会就这样告诉朱啸答案的,可是朱啸显然是想错了.小九疑惑地摇摇头,叹气道:“我的主人,倘若你要是问我其他问题的话,我或许还知道一二。但是这个问题我实在是不知道答案!”

朱啸有些怀疑地看了看小九,轻声叹道:“小九,你虽然是借我的鲜血生出来的,但是你毕竟是神木九耀塔之灵。有关于神木九耀塔的事情,难道你都不是全部知道吗?”

小九有些惭愧地摇摇头,随即道:“我的主人,我的记忆有所遗失。只有等你一点点变强,我的记忆才会一点点增长回来的。或许可以这样说,我的记忆被封印了很大一部分,而想要解开这个封印,需要的就是你强大的实力。”

朱啸不会怀疑小九话的真假,小九是连接朱啸跟神木九耀塔的一个重要媒介。虽然说小九一向都是偏向于神木九耀塔的,但他毕竟也是朱啸的血液生出来的。怀疑小九的话,朱啸就不等于就在怀疑自己吗?

就在朱啸选择相信了小九的时候,小九宣誓一般地说道:“我的主人,从根本上来说,我其实也是你身体的一部分。虽然我是神木九耀塔之灵,但是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你都要相信,我小九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朱啸用灵魂之力探查过小九的实力,小九虽然也不弱了,但是他身体之中展现出来的实力一职都比朱啸还要弱一星的境界。就算是小九现在想要帮助朱啸也是没有办法的,朱啸微笑着摇摇头,好一会儿才淡淡地说道:“起来吧!从现在开始,不要在我面前炫耀神木九耀塔的事情。虽然它确实是神木形成的,但是它毕竟也只是一件兵器罢了。”

小九站起来,现在的小九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倔傲,恭敬地说道:“是的,我的主人,小九知错了!”

小九突然变成了这样子,朱啸还有些不大适应。随意摆了摆手,朱啸淡淡地说道:“小九,在我的面前不用这么严肃。你既是我的鲜血生出来的,这一点我相信你应该明白。”

小九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点微笑,不过或许是慑于朱啸之前的威严,小九的脸上还是有着一点战战兢兢的神色。朝着朱啸点了点头,小九轻声说道:“主人,前十八具尸骨是分为一二两阶的,第一阶的实力是固定的,但是第二阶的却是可以吸收外界的力量的。神木九耀塔在上古的时候形成的时候就是用来净化一些人类所不能容忍的负面,黑暗的东西的。这些力量全部都汇聚到了第二阶的九具尸骨之中,因此现在我才叫主人进来,希望可以助主人你一臂之力。”

朱啸点点头,只不过现在的朱啸却是不想过多地借助于神木九耀塔的力量了。进入神木九耀塔,见到金色铠甲的那一刻,朱啸就明白了神木九耀塔的强悍。可是就算是这样,这些力量都还不属于朱啸,朱啸并不打算过多地使用。

“小九,只要我可以解决的事情,我是不会轻易借助外力的。神木九耀塔亦是如此!”朱啸笑了一下,自嘲道,“我现在实力确实还不是特别强悍!但是在我得到神木九耀塔的时候,我也并没有希望从神木九耀塔之中得到什么。对于没有期待的东西,在得到的时候我也不觉得那是一个惊喜。相反,我倒是感觉那些东西是一个惊吓。”

不管神木九耀塔能够给朱啸带来什么样的好处,朱啸却也不会太多地在意它!只有自己拥有的实力,那才是真正的实力!再强悍的兵器,要是使用不得当的话,伤到的往往都是自己。

小九没有想到朱啸竟然会拒绝,他大眼睛转了转,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说道:“我的主人,神木九耀塔毕竟现在已经是属于你的。倘若你要是不能将其加以最大的使用的话,这对于神木九耀塔也是一种Lang费。”

“哈哈哈,小九,神木九耀塔只是一件兵器,我不想从这里得到更多的了!小九,我现在正在一点点变强。之所以我能够迅速变强,主要就是因为我在不停地战斗。或许你已经拥有过很多主人了,但是我跟他们不同。我所有的一切都要经过我的这双手打拼而得。眼前的敌人是如此,以后更强的敌人也是这样的。”

小九还是有些不死心,还想要劝说朱啸。朱啸摆了摆手,示意小九不要再说下去了,轻声说道:“小九,休得再多言。外面还有很多的战斗等着我,要是耽误了的话,我定不会轻饶。”

小九有些黯然地点点头,瞬间,朱啸感觉眼前一花,朱啸又是出现在了之前所在的地方。这里还是黑暗笼罩着的,暗夜也是还在外面叫嚣着。

想要撕开黑暗,最好的办法自然莫过于是光明了。朱啸的身体微微下蹲,下一刻,朱啸的整个身体都被一层灵气十足的蓝绿色的火焰所笼罩着。在朱啸外面的灵气十足的火焰,看上去就像是一朵鲜花一般将朱啸包围在了中间。

窈冥离火的火灵一出,周围的黑暗立时就被撕开了一条巨大的口子。窈冥离火的威力强大,就在火灵出现的地方,一下子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岩浆不停地滴落下来。

已经不是第一次施展火灵了,但对于朱啸来说。施用火灵还是让朱啸无法承受,将俺也施展的黑暗一撕开,朱啸也是一下子将火灵全部收进了身体之中。

那是一种无处不在的疼痛,浑身上下都酸痛。光是将火灵使用出来,到收回去,前前后后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但就算是这样,朱啸身体之中的元气已经快要被消耗完了。除此之外,朱啸还感觉自己的身体每一处都十分疼痛。

“今天已经使用了很多强悍的武技了,加上刚才使用火灵。现在我的身体终也还是有些承受不住了。不行,现在得速战速决了,要不然的话,我只会变得更加虚弱。只怕到最后的时候,我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会消失的。”

知道了自己的处境,朱啸一把将玄铁巨镰握在手中。“呼”地火焰呼啸而过,一下子窈冥离火就将玄铁巨镰整个地包裹起来了。这时侯,看似镇定的朱啸,正在不停地将死气沿着裂空鬼斩的路线运行起来。

因为之前朱啸就有这样使用的先例了,因此这一次朱啸倒是没有感觉到太大的阻滞。只是实在是超出了朱啸身体的承受能力了,一经使用裂空鬼斩,朱啸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快要闭上了。

“哈哈哈!”裂空鬼斩是暗夜早就见识过的武技了,因此她直接就大笑起来,阴森森地讥讽道,“朱啸,你以为我暗夜会一直都在同样的一个地方跌倒吗?你的这个武技威力确实强悍,但是我早就见识过的武技,我暗夜就知道怎么应付了

。”

暗夜本来是等着天地之间灵气被朱啸的地阶武技搅动的时候才准备出手的,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了一盏茶的功夫了,天地之间的灵气还是没有被吸引过来。相反,朱啸那里变得很平静,像是死寂一般的平静。

毕竟是地阶武技,一经使用的时候,首先就会搅动天地之间的灵气。天阶地阶的武技之所以恐怖也正因为如此,每次使用武技的时候,都不仅仅只是消耗自己的元气,更多地是借助天地之间的灵气。

不过现在朱啸那里的情况却是恰好相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灵气波动。就是无比的死寂,甚至给人一种错觉,就算是正在进行着的打斗声,朱啸那里都是一点都听不到。

事出反常必有妖,暗夜开始有些慌了。她身体之中的元气不停地冒出来,开始在空中凝聚出来了一条墨一般黑的河流。天地之间的灵气不停地朝着河流汇过去,可是那些灵气进入之后也没有让河流产生任何的变化。倒是那些灵气,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朱啸的四周有着明显的灵气波动,可偏偏表现出一种死一般的寂静。此时朱啸只是面带不屑地看着那条河流,眼中的不屑就像是正在嘲讽暗夜一般。

暗夜更加慌了,身体之中更多地元气被她放入了黑暗的河流之中,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那条河流硬是再度被撑开了一倍有余。

“朱啸,我知道你这个武技的强悍,可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是怎么劈开我的暗之嗜河的!你的武技最低都是地阶,我的武技也是地阶。不过你知道吗?老夫人乃是武皇强者,而你只是武师强者罢了!”疯狂地叫嚣了一声,暗夜手一撕,黑暗的河流一下子如同决堤的大坝一般,朝着朱啸就涌了过去。

“哈哈哈哈,暗之嗜河!朱啸,你给我化成血水吧!”

黑暗的河流一点点地流向朱啸,但是朱啸就像是死了一般的平静,任凭自己被淹没。只是在被淹没的瞬间,朱啸的脸上留给我暗夜一个微笑!

静宁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白云区人民医院
郑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山西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泰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