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神宠养成师 第一百二十九章 明查暗访

2019-10-12 18:04: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宠养成师 第一百二十九章 明查暗访

众人四处逛了逛,随便看了看台上的战斗。

然而,除了有数的几位三阶御宠师的战斗略有看头之外,其他的比赛在李家众人眼中,确实没有什么新意。

在这期间,上午出战的两位李家子弟也以三阶的实力轻取了对手,晋级下一轮。

李晋转了一圈,觉得有些无聊,便转头看向李琴琴和周益轩:“不如我们去城里逛逛吧?这几天都没有继续上街去瞧瞧,这预赛开始了,或许城里的街道也另有布置。”

周益轩听懂了李晋的意思,李瑜也点点头:“这样吧,小琴小晋还有周兄,你们三位上街去随便逛逛吧。不过在此之前,你们得先去抽签,确定明日第二轮淘汰赛的赛程。”

球球也连忙插嘴道:“晋哥,记得帮我买几个驴肉馅饼,就是我在地图上标注的那一家的。”

李晋不由得白了他一眼,最后还是答应了。

李晋李琴琴和周益轩三人来到抽签处,核实了身份和比赛成绩之后便开始为明日的淘汰赛进行抽签。

周益轩直接拿到了甲七号,而李晋则是抽到了甲二十号。

“果然好运不可能连续来两次嘛!”李晋笑着摇摇头,这意味着明天他也要上场比赛了。

“呵呵,以小晋你的实力,任何人抽到乙二十都会十分头疼吧?”周益轩笑道,“就像球球说的那样,你没轮空,是别人的不幸。”

李晋摸了摸鼻子,心中倒是很期待自己的首战。

“小琴妹妹,你还没抽好么?”周益轩看向一旁的李琴琴。

“啊?哦,我想,应该是好了吧?”李琴琴缓缓转过身来,神情有些古怪。

李晋看她的样子,心中一突:“小琴姐姐,你该不会抽到乙二十或者是乙七号了吧?”

“恰恰相反,我都觉得咱们……就跟做了弊似的。”李琴琴神情诡异地亮出了她的签,只见那小球上写着一个数字:五十四。

周围所有人,尽皆沉默。

-----

离开中央广场的李晋三人,直接向那驴肉馅饼摊处走去。

“看来,即便是预赛开始了,帝都的城防似乎也没有变化。”李晋一路走来,心中却是一直在将眼前的城防布置和之前所画地图相对比。

周益轩点点头:“可以说,这样的城防布置已经是最严密的了。帝国第十一军团,也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而李琴琴则依然沉浸在明天轮空的喜悦中,一蹦一跳地逛着街道两旁的店铺。

很快,他们也来到了球球心心念念的这家张记驴肉馅饼铺。

“老板。”李琴琴跑进了馅饼铺,轻咦了一声,“老板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啊?连个客人都没有。”

李晋见状也有些好奇,照球球之前的说法,这个馅饼铺外面可是长期大排长龙的,怎么今天却是门可罗雀?

“呵呵,我让伙计们推了一车馅饼,到中央广场去卖了。”老板站起来,呵呵笑道。

李晋三人这才恍然大悟。可不是么,今天帝都百姓只要上街的,几乎都去中央广场看预选赛了。

“这样啊?我们从中央广场过来,竟是没注意有馅饼卖诶。”李琴琴闻言,有些泄气地说道。

“小姑娘莫急,喏,我这儿还有一锅馅饼,马上就要熟了。”老板指了指一旁的平底铁锅,“待会儿,我给你拿个新鲜出炉的!”

“谢谢老板!”李琴琴甜甜笑道。

“老板在此处卖馅饼,已经有些年月了吧?”李晋上前笑道,“我就站在这儿,都能闻到那股子香味。”

“你们不是本地人吧?哈哈,说起这驴肉馅饼,可不是老张我吹牛皮。”老板自豪地笑道,“这可是咱老张家祖传的手艺,我自小就在这儿卖馅饼。”

李晋闻言,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原来是老字号,确实不同凡响。张老板,那您对这帝都一定是了如指掌了?”

张老板点点头:“算是吧,毕竟还是住了这么多年了。”

“在帝都生活就是好。”李晋羡慕地说道,“我看这治安挺不错的,到处都是巡逻的士兵,做生意也不用担心小偷地痞什么的……”

“小伙子,这你就说错了。这帝都可不是没有地痞流氓,而是这些地痞流氓都披了一张官家的皮囊而已。”张老板苦笑着摇摇头。

李晋心中一动,表面上却一副吃惊的样子:“此话怎讲?”

“自从那狗官到了帝都,我们的税赋是越来越重了。”张老板有些愤愤道,“要我说啊,那狗官不就是帝都最大的地痞流氓么?”

“老板说的可是陈旦?”周益轩开口问道。

“嘘――”张老板连忙示意众人噤声,“这个名字还是不说的好,万一被人听见了又是麻烦。我们背地里直接叫狗官,说的就是他了,而当着官面上,便要尊称一声陈万年陈大人。我呸!其实就是个狗官。”

李晋有点好奇:“全瀚云帝国上下都知道他不是个好货,可他的小日子依旧过得好好的,真的就没人可以治得了他?”

“没办法。圣上久病不朝,监国的太子呢没有什么治国之才,也就生了副好皮囊,可以勾引勾引小女孩子而已。如今的朝政,都被那姐弟俩把持着呢!”

“没有反对那狗官的大臣么?”李晋不动声色地问道。

“以前好像有,不过这几年似乎没有了。”张老板闻言,愣了一愣,随即努力地回想了一阵,“据说那些反对那狗官的官员,都被贬出了帝都。”

李晋看了张老板一眼,当下他也不再多言,买了一些馅饼,便招呼李琴琴和周益轩离开了。

“小晋,看来当年陈家做的事,也是做得够干净啊。”周益轩感叹道,“到如今,帝都的老百姓居然还不知道真相!”

“也许是,也许不是。”李晋小声答道,“我并不认为,这张老板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帝都的人,不说对当初那些官员知根知底,但起码都应该是认识的。我看啊,他自己都不信那些官员是被赶出了帝都。”

“此话怎讲?”周益轩讶然道。

“难道他就没打听过,那些官员离开帝都之后的下落?”李晋颇有深意地看了周益轩一眼。

周益轩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些官员早就被陈旦暗中杀害了

,哪里还会有什么下落!那张老板稍作打听就会知道,这些官员早已人间蒸发,却还是只能对别人说,这些官员只是被贬出了帝都?”

“所以,这馅饼铺的老板没有说实话,可能是因为他受到了一些监视或者管控,不敢吐露实情。”

李晋想了想,分析道:“但还有一种可能,他就是陈家,或者是灭世宫用来监视管控帝都百姓的人。他藏身在百姓当中,随时监视百姓们都说了些什么,了解帝都百姓的所思所想,也可散布一些流言,比如让百姓真的以为,当年的那些官员是被贬离了帝都。”

“倒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周益轩缓缓点头,“可这只是你的猜想,而且说实话,这也太牵强了。我倒觉得那馅饼铺老板就是单纯的被下了封口令,不敢乱说话。不然,他为何也会对陈旦诸多怨言?”

“你不觉得,正因如此,他的话才更可以取信于百姓了么?”李晋笑了笑,“说谎,半真半假才最容易让人相信。”

周益轩摇头笑道:“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也许是你想的太复杂。”

“到底这馅饼铺的张老板有没有问题,我不敢肯定。”李晋摇摇头,“但我可以肯定的是,灭世宫一定在百姓当中安插了这样的角色,而且数量还不少。不然纵使他们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把这些事隐瞒六年之久。而这样的角色,控制一些老帝都人来担任,最适合不过。”

“所以你之前才不敢继续向那老板追问下去了?”周益轩想了想,总算是点了点头,“确实,我们的身份对方是知道的,若是我们一直向帝都百姓打听这些事,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

李晋思索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其实想要知道这张老板是否有问题,或者说想要知道帝都百姓中哪些人有问题,我倒是有个笨办法。”

周益轩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李晋神秘地笑了笑,随意走进了一间杂货铺。

“这位小哥想买点什么?请随便挑!”杂货铺老板连忙笑脸相迎。

“敢问可是赵老板?”李晋仔细端详了杂货铺老板一阵,这才行礼问道。

杂货铺老板一愣,随即摇头笑道:“小哥应该是找错人了,小姓林,不姓赵。”

李晋一副歉然的样子:“抱歉,我找错人了。敢问林老板,这附近可有姓赵的老板?”

“出门左转有间成衣铺,那位老板姓赵。”林老板答道。

“多谢多谢,先告辞了。”说完,李晋便退了出来,又进了一家面馆。

“三位客官想吃点什么?”一个年轻伙计招呼道。

“敢问小哥可是姓王?”李晋看了他几眼,出声问道。

“没错,我是姓王,怎么了?”伙计狐疑道。

李晋连忙拿出了一个银币递给他:“你的一个远房亲戚托我把他欠你的钱还你。”

“亲戚?欠我钱?”那伙计先是一愣,但看见那个银币之后迟疑了一瞬,便连忙接了过来,“多谢多谢,我还以为他把这事儿给忘了呢……”

随后,李晋又跑进成衣铺给李琴琴买了件衣服,去肉摊子称了两斤精瘦肉……待得他把附近的铺子都逛了个七七八八,这才出来和李琴琴周益轩会合。

没等周益轩出声相询,李晋摸了摸鼻子:“先回去了再说。”说完,他便牵着李琴琴,同周益轩一起朝客栈方向行去。

曲靖治疗阴道炎方法
永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安徽好的性病医院
曲靖治疗阴道炎费用
永州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