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江西九江公租房变形记

2019-08-16 19:33: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7月2 日,本报在都昌县蔡岭工业园的江西昌鑫鞋业有限公司和江西晨翼电子有限公司,见到2010年由园区企业投资建设的两栋公租房,总套数只有100余套,并未完成当年下达给都昌县的公租房建设任务。两栋公租房的后期,也并未纳入到当地保障性住房统一运营中,而是由企业自行运营。

  本报获得的《都昌县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情况汇报》显示,2010年,上级下达给都昌县公共租赁房建设任务200套,都昌县政府研究决定项目选址在蔡岭工业区,用地面积10亩, 200套共规划10000平方米,户型面积为 5到60平方米,项目实施单位为江西昌鑫鞋业和江西晨翼电子,2011年1月九江市房管局已对该项目进行了验收。

  由江西昌鑫鞋业建设的公租房是一栋四层“员工宿舍”楼,该企业董事长江新程在接受采访时称,“这套公租房自己花了280万建设,一层22套,共88套,目前是员工宿舍,免费提供给员工住宿,部分企业高管也住在里面,一共住了120人”。

  江坦陈,建设初期政府承诺的配套资金还没到位,“我并没见过相关配套资金文件,听说政府有这个政策,就申请了。”都昌县局副局长曹达权7月2 日也向本报证实相关配套资金还在申报中。

  而坐落在江西晨翼电子有限公司的公租房,是一栋只有27个房间的三层楼,第一层为员工食堂,第二、三层是企业办公区。蔡岭工业园管委会副主任罗贤红称,这栋公租房之前由一家叫草源鞋业的公司自费建设,之后把公租房和厂房,出租给了江西晨翼电子。

  7月下旬,自称是这栋公租房主人的一位不愿具名人士对本报称,这房子是自己出资建设,现在连土地证都没办下来,并不清楚是否属于公租房。

  江西晨翼电子有限公司的老板王建平则表示,厂房加独栋的公租房共1000平米,一年的租金是十三四万元,远远高于当地公租房价格。

  从政策上看,工业园区企业参与建公租房并不违规。九江市置地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何以战称,九江市大力发展保障性住房建设,除了为中低收入群体解决“住有所居”的问题外,也包括在工业园区大力建设公租房。

  7月24日,九江市住房保障局局长周良亨也向本报提到,2012年九江市本级将开工建设4万套保障房,其中市城区2. 万套,工业园区1.6万套。

  政府企业各取所需

  针对上述案例,江西省住房城乡建设厅住房保障处处长邝震胜8月 日对本报称,“如果申请了政府配套资金,公租房的产权就应是政府与投资企业共有,应纳入当地保障性住房动态管理,只有符合条件人才可以申请,高管不是保障性住房保障对象,(都昌)上述的两栋企业投资公租房的后期管理,都是违规走样的”。

  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陈国强则提醒,都昌走样变形的公租房用作“员工宿舍”,如果掌握不好的话,不管有无产权,都会回归到福利分房老路。

  邝震胜认为,以上乱象跟监管细则缺失有关。

  邝表示,从中央到地方虽然鼓励民间资本进入保障性住房,但各级政府并未出台明确细则。

  本报查阅国家七部委2010年6月8日颁布的《关于加快发展公共租赁住房的指导意见》,发现其中并未提及民资进入保障性住房相关政策细则。2010年10月18日江西省政府办公厅颁布的《江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公共租赁住房的实施意见》,也只是提到“企业和专业机构自建或共建公共租赁住房,建设资金主要由企业和机构自筹,纳入住房公积金支持保障性住房建设试点的城市,可利用住房公积金贷款”。

  陈国强说,在一些地方民资投入建设的公共租赁房监管,还处于空白状态,如果走样的公租房还申请了国家相关配套资金,就有套取国家配套资金等优惠政策的嫌疑。

  但他直言,这里面也是各取所需。作为地方政府,希望企业自建公租房帮助其完成年度建设指标,缓解资金压力;作为企业,则希望享受税费的减免和相应的配套资金。

  2011年,九江市提出用三年时间( 年)在市中心城区建设10万套公租房,使得保障性住房覆盖率达到 0%以上。

  周良亨说,考虑到物价、建材材料上涨因素,“我们把‘十二五’期间五年任务缩减到三年时间完成。”

  九江市88亿资金缺口

  “十二五期间,九江市中心城区要建设10万套保障性住房,初步匡算需要资金约125亿,中央、省配套资金约 7亿,还有88亿资金缺口需要地方政府解决”,周良亨说。而2011年,九江市财政总收入才161.8亿元。

  由于融资困难,县一级政府在保障性住房的配套资金方面更是捉襟见肘。《都昌县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情况汇报》材料显示,截至2011年12月27日,都昌县近几年资金缺口近5000万元,今后几年,都昌县级财政还需投入2.4亿元,而2011年都昌县的财政总收入仅为6. 亿。

  曹达权称,都昌县是个财政穷县,筹措社会资金和融资贷款能力有限。

  中国九江分行某县支行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县一级自有资金(自筹资金)不是很实在”,现阶段从资金安全、风险控制及县级政府偿还能力看,在保障性住房项目上县级政府很难直接从银行贷款,只能通过贷款缓解资金压力。

  市一级政府也尝试用各种方式来解决资金问题。面对88亿元资金缺口,九江市将九江市置地投资有限公司划归九江市房产局管理,作为市本级保障性住房投融资平台。此外,九江将所有中央和省补助中心城区的保障房建设资金,全部拨至九江市置地投资有限公司。同时,将公租房建设用地转为经营性用地,将政府产权的存量保障性住房作为资产注入投融资平台。周良亨告诉本报,目前九江置地投资有限公司的资产总额已经超过50亿。

  对此投资方式,中国建设银行九江分行行长张光权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目前很多地方政府负债率较高,利用政府平台为保障性住房融资可能有障碍,如果用实体公司作为承借主体,就可以规避政府融资平台的障碍”。

  他进一步解释称,九江置地投资公司并非政府融资平台,贷款时不需要到总行审批,“比如有规定,凡是政府融资平台的项目都需总行审批,如果是实体公司承担保障性住房项目只需到省分行审批”。

  显然,这样的融资平台更为灵活,然而实际运转效果却不如预期。

  何以战直言,自投融资平台运转以来,七八个月内他几乎跟所有在九江有分行的银行都洽谈过,目前只有九江银行的 亿贷款到位。

  近七八个月以来,何几乎跑遍了所有驻九江的银行分支机构,但截至7月24日,只获得九江市政府控股的九江银行 亿贷款。中国九江分行以资金安全风险控制为由婉拒贷款请求,国开行6.7亿、11亿、中国建设银行10亿等银行的贷款,还在洽谈或等待总行批复中。

  这种情况不只局限在九江市。江苏某市住房保障部门有关负责人介绍,受整体房款规模影响,2011年国开行给予该市保障房建设授信7亿元,目前只到位2亿元。

三岁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肠胃敏感什么意思
急性腹泻能吃什么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