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炎武战神 第1739章 、南王遭创

2019-10-13 00:21: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炎武战神 第1739章 、南王遭创

_t;“吼!~”

惊天怒吼,吼声如雷read;。[,站页面清爽,广告少,,喜欢这种站了,一定要好评]--

地狱炎君直举巨锤,夺人的凶威,‘逼’得四方沉‘乱’。那周身飞舞的黑‘色’烈焰,伴着数亡灵的哭啸,肆虐天地间。

在这凶威之下,众兵众将,难受万分,战意消沉。

“先退下!”

圣龙手持圣光剑,闪耀着夺目的芒光。

“退!”

风啸喝道,众军便匆匆撤回帝都。通神境强者的战斗‘波’及太强,他们这些大军留着也益,不如保存王朝军队的实力。

“元老!”圣龙喝道。

三位元老,突兀闪掠,直接‘逼’到地狱炎君身前。双手结印,一道道强劲的神力,飙舞迸‘射’,一道道奇异的咒文,犹如蜘蛛般罩向地狱炎君。

皇龙囚天阵!

是护国元老独有的强力阵术,只可惜二元老不幸战陨,威力不足。

“困!”

三老怒喝,翻手一掌盖去。

嗖!嗖!~一道道长龙状白芒,密密麻麻的,犹如针线般,编制出一张张密,严严实实的将地狱炎君周身缠绕住,三位元老便竭力的稳固阵力。

“极神塔!”

大元老怒喝一声,一尊闪烁着神光的巨塔,如泰山般,重压而下,加重地狱炎君的负荷。

“嘭”得一声!

地狱炎君身形下沉,双脚沉沉踏裂地面,一圈圈强劲的光纹,海‘浪’般的震‘荡’四外,顿时碎石狂飞,劲风肆虐。

“吼read;!~”

地狱炎君愤怒的咆哮着,周身的九幽鬼焰,如‘潮’震放,伴着死亡的浓烈气息,如同浓硫酸般,强烈的俯视着缠绕周身的阵芒。

“八指破魔!”

百秋鸣再度横空而至,目光冷厉,凶狠一指,闪烁着彻冷的寒光。远远望去,那一指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

咻!~凶劲的指光,狠狠的袭向地狱炎君的眉心。

八指破魔,具有克魔之劲,即便灭杀不了地狱炎君,但却给它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力。再加上三老的天元囚天阵,地狱炎君一时间动不得。

“殿主!”

百秋鸣嚷道,面‘色’虚白,显然不是那般轻松。

“恩!”

圣龙沉沉点头,跨越而至,双手举剑,奇异的神力,汹涌灌注。一道道强烈的深蓝‘色’光芒,伴着恐怖的能量,滚滚汇聚于圣剑之中。

“深蓝判决!”

圣龙怒喝一声,此招集于圣龙通身神力,与圣剑相融一体,威力穷。/这一剑下来,当真是的撕天裂地,凶狠的朝着地狱炎君的头部轰斩下去。

轰隆!~一声爆响,地狱炎君痛嚎一声,巨大的头颅被那蓝光巨剑,劈裂开来。但地狱炎君并没有意想中的倒下,爆裂的头颅,像是岩浆般猛的喷‘射’出滚滚黑炎,凶狂的涌向圣龙。

“呃!”

圣龙脸‘色’惊变,横剑护身,喝道:“圣光盾!”

忽的!

一道圣光剑盾,掩护周身。

轰!~可怖的黑炎,涌冲而来,竟然俯视着剑盾上的圣光。

圣龙只得力抵挡,明显不济,身躯颤抖着,面‘色’泛白,剑盾上的圣光在黑炎的腐蚀之下,逐渐变得黯然。

“该死的!又来了!”圣龙咬牙暗骂,从地狱炎君几番‘交’手,不是因为地狱炎君强悍,而是因为地狱炎君能够释放出奇异的火焰,腐蚀与吞噬他们的神力。

转眼!

诡异的一幕发现了,地狱炎君那破裂的头颅,竟然诡异的愈合了。

南王一见,冷笑道:“呵呵,那怪物就连本王都奈何不得,就凭你们这群杂碎!”

“南王!你若再执‘迷’不悟,休怪朕不念手足之情!”人皇手负天龙神兵,刀气‘逼’人。

“大言不谗,若非先前本王几番留手,你当真以为你能对付本王?不过竟然你如此自信,本王便让你见识什么叫实力!”南王面‘色’一沉,浑身一震,一道道血‘色’长龙,咆哮席卷而出。

“皇龙战气!”人皇面‘色’一凝。

“此乃皇龙妖气,是本王融合妖身,集于妖气与皇龙战气一身为结合的战气,这可要远胜于纯正的皇龙战气!”南王沉冷道。

“朕绝不允许你玷辱了皇脉战气!”人皇目光一凌,闪身一腾,手持天龙神兵,一记破空刀芒,伴着惊天龙‘吟’,劈天裂地之势,撕斩而去。

“威力倒是强了不少,但可惜皇兄要失望了!”南王面‘色’森霾,双掌‘操’纵着血龙,融入于扭曲中的空间漩涡中。

曜日龙印!

这是皇脉战气得意强悍的招式,而这一招在南王手中施展出来,融合于空间法则的威能,那威力当真是所向披靡。

轰隆!`一道道血‘色’长龙,张牙舞爪,一路撕裂着虚空,势如劈竹,坚不摧,直接迎着人皇的天龙神兵,所闪避的硬破而去。

“破!~”

人皇大喝一声,浑然不惧,撼世一刀,斩向血龙read;。

咻!~神兵刀芒,撕裂而下。

可下一刻!

人皇惊然‘色’变,本是强悍的刀劲,就在触碰到血龙之时,那空间漩涡的威能,竟然扭曲着不断化解了神兵的威力。斩在血龙之上,犹如打在石棉,威力石沉大海。

“皇兄当心!”

南王冷喝一声,携龙一掌,直接从虚空中横空而出,搅动着空间漩涡,竟然诡异的将神兵的力量反行掌控。

“恩!?”

人皇面‘色’大怔,只觉一股匹的威能,轻而易举的破除了自己的神兵之力。迎面而来,便是那穷尽的威压。

轰隆!~一声爆响,法则断流,凶悍的血‘色’妖龙,咆哮着冲‘荡’击溃神兵刀劲,强悍的震‘荡’冲击,直震入体。人皇闷哼一声,气血上涌,喉咙干甜,爆震中被迫而退。

下一刻!

面‘色’凶狞的南王,脚踏着空间‘乱’流,犹如猛虎下山之势,恶毒的长臂,摇震而出,整只手臂,与卷动的血‘色’妖龙,融为一体。

“受死!”

南王冷喝一声,暴雷般的掌劲,破空‘逼’向人皇的‘胸’膛。

人皇眼瞳急缩,没想到执掌神兵,依旧不是南王的敌手。而这一番‘激’斗,南王可没有再留手,这一掌可是倾尽力,似乎真想要了人皇的‘性’命。

可这一掌,威力可怖。

人皇刚行遭受重噬,竟有种力抵抗的感觉。

眼见着!

这一掌就要击中人皇的时候,突然一道闪电般的银芒,极‘射’而来。看似小小的光痕,竟比犀利,就连扭动的空间,也被那银芒层层撕裂。

“这···”

南王震愕万分,甚至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自己自傲的空间法则威能,竟被那诡异的银光轻而易举的破碎。

“流光诀!”

一声稚气冷喝,银芒好似化为数的铰刀,凌厉比,环绕着咆哮的血‘色’妖龙,狠狠的席卷而来,层层的将血‘色’妖龙粉碎。

那凶劲,简直比人皇的神兵还要胜百倍。

南王惊怒不已,敌手未见,深有忌惮,猛的撤回掌劲,闪身一移,意图脱身。

可那银芒,势不饶人。

轰隆!~血龙妖龙悲吼粉碎,犀利的银芒,带着破空之劲,破裂虚空,犹如一把敌的神兵利器,雷霆劈裂之势,瞬间‘射’向南王。

南王瞠目结舌,这来者的攻势,看似寻常,毫‘花’俏,可却招招犀利。那火速般的攻势,就连南王都感觉有些应接不暇。

“时空怒流!”

南王双臂一震,周方空间,犹如狂涛怒流般的狂暴扭曲着。具有翻江倒海之威能,可将敌手攻势一一化解。

“雕虫小技!”

一声冷喝,那极‘射’的银芒,瞬间化作狡猾的灵蛇,竟然对狂暴的空间运行轨迹了如指掌。那诡异的银芒,便顺着狂暴的空间,轻而易举的掠动过去,直‘逼’核心。

猛的!

狂暴的空间,剧烈一震,彻底的破碎开来,天地之间,惊‘荡’着起一**强劲可怖的涟漪,一道道空间碎片,纸葉般的肆虐着。

破了!

南王震骇万分,空间法则威能竟然被攻破了。

“妖贼!还不受死!”一声怒喝,银芒惊现,紧接而来,一道充斥着银光般的雷霆掌劲,凶狠的瞄准南王的‘胸’口击去。

“滚read;!~”

南王爆吼一声,横空一掌

,强碰过去。

轰隆!~双掌相碰,虚空震裂,‘混’‘乱’流光爆闪,冲天劲威,肆虐八方。震‘荡’而下,大地猛晃,爆飞起数飞石,数百万妖军,惊叫‘乱’飞。

“噗嗤!~”

南王口吐鲜血,在‘混’‘乱’中翻身倒飞,面‘色’惊恐。敌手虽然是偷袭,但也不至于‘弄’得如此狼狈,可见敌手修为与法则之力,丝毫不差于自己。

“嘿嘿,不错吗!可惜没多大的进涨!”一声玩味之笑,银‘色’光芒,渐渐的显现出身形。

当南王看到那道银芒真面目的时候,却远比方才还要加震惊。没想到暗算自己,接连破解他神通招式的强者,竟然是个形貌怪异,‘乳’臭未干的四尺孩童,这也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

不错!

眼下这怪童,正是小熊!

论修为,小熊与南王差距不大;论神通,即便小熊现在法掌控强大的法则,但对法则的了解与领悟,可不是南王小小凡人所能比拟的。

南王气得爆目切齿,他可以接受失败,但绝对不允许败给一个小屁孩,爆目切齿的怒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坏本王大计!”

“你猜?”

小熊嬉皮笑脸的说道。

“猜你个畜生!”南王爆吼一声,周身一震,一道道血‘色’妖龙,扭曲着空间,狂涌而出,布满四面八方,沉冷道:“本王不管你是哪来的小畜生,挡我者死!”

“恩?”

小熊面‘色’紧凝,终于感觉到了些许压力。

而深藏在暗中的凌天羽,正于悄然‘逼’向地狱炎君,也开始准备出手了。

北京康贝佳口腔医院医生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住院费用
北京康贝佳口腔医院电话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治疗费用
北京康贝佳口腔医院在线咨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