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仙魔变第十一章脚下流淌的血

2020-01-21 22:05: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魔变 第十一章 脚下流淌的血

“有血腥气。”

无声的行走在一片云松林中的林夕眉头蓦的一跳,停了下来,压低了声音对着边凌涵说道。

边凌涵用力的深吸了几口气,也马上神色凝重的对着林夕点了点头。

血腥味极淡,即便在这极其干净的冰雪空气中,不注意的话也难以觉察出来。

林夕微微犹豫了一下,对着边凌涵做了个手势,两个人马上十分默契的分开了数十步的距离,更加小心的朝着血腥味发出的方位追踪而去。

数停的时间过后,两个人同时停了下来,边凌涵站在原地未动,谨慎至极的看着四周,而林夕则走到了一株云松旁,蹲了下来。

他们找到了血腥气的来源。

小半只雪雉的尸体和内脏就在这株云松下方,从四散的羽毛和撕扯的痕迹来看,这只雪雉是被人猎杀,而且被人生剥活吞了大半。

突然之间,林夕又俯身了下来,平趴在雪地上,朝着前方看去。

一些异样的高低被他所发现,连续行进了数十步之后,一些浅浅的脚印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他马上对着边凌涵做了一个手势,又点了点旁边一处地势高的山坡。边凌涵马上悄无声息的朝着那处山坡移动了起来,而他也马上跟了上去。

在山坡顶端,他和边凌涵看到脚印一直往前方地势较低的缓坡上蔓延,而后穿过了小溪,进入了对面的一片云松林中。

“一次性生吃这么多雪雉的生肉很容易引起不适,而且若是雷霆学院的学生,应该不会还剩下小半,肯定会处理一下带走。”

“这么说应该极有可能是囚徒。”

“从脚印来看,应该还不到一个时辰,我们现在追上去很有可能追得到。”

用极低的声音交换了一下看法之后,林夕和边凌涵马上下了坡,沿着脚印飞快而无声的追踪下去。

只有一个人的脚印,看来被丢入这极其匡阔的十指岭区域的囚徒的确分得很散。

然而就在快要接近融雪形成的小溪时,林夕突然觉得似乎有些不对,但哪里不对,他却又是根本说不出来。

就在他看着前方的溪水和对岸的脚印,眉头微微皱起之间,他脚下的浅雪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丝莫名的律动。

不等他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一截黑色的枪尖已经从他脚底下的雪中狠狠的刺了出来!

早在之前解说风行者所谓的“风痕”和“坠月”之时,佟韦就对他和边凌涵说过,人最难察觉,也最难及时做出反应的方位,便是脑后斜上方。

因为人总是向前看,发现有声音响动,也都是向四边看或者仰头往上看,不会马上就转身,往后上方看。

但佟韦是传授的箭技…没有箭能从地面下射出来,所以他有一点没有说,其实从身后泥土下方刺出的东西,也是最难察觉和及时做出反应的。

因为也极少有人发现响动就转身马上往下面地面看。

所以只在呼吸一顿之间,这截从地下狠狠刺出的黑色枪尖便直接刺透了林夕的左小腿,枪尖带着触目惊心的鲜血从林夕的小腿前方突出,枪上带着的强横力量使得林夕保持不住站立,单膝跪地。

边凌涵一声在这安静山野之中显得异常刺耳的惊呼响起之间,带着淋漓鲜血的黑色枪尖霸道的收了回去,随后一条身影以更加霸道的态势震开了积雪,手持着黑花长枪,腰挂着边军长刀从地下飞腾了出来。

面色异常煞白的边凌涵手持短剑挡在了小腿被彻底刺穿的林夕身前,而这名霸道的身影却是没有马上进击,反而持枪退了两步,似乎要将身上的寒意驱除出去一般猛的呵了口气,以悠然的神态看着林夕,浅笑道:“林夕,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这名埋伏在雪下,以霸气的态势震开积雪跳出来的男子,正是当日半雪苍原上被林夕击败的完颜暮烨。

边凌涵的身体在微微的发抖,嘴里在一阵阵的发苦。

她知道对方是高阶魂士的修为,而且战技十分惊人,现在她和林夕和对方之间没有多少距离,弓箭也根本无从发挥。林夕的脚上在不停的流血…她和林夕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而她和林夕一败…青鸾学院这边,直接少了两个人。

“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遇到你。”

林夕看着完颜暮烨苦笑了一下,心想自己虽然已经算是细心,看一些人和事已然比一般人看得更准,然而对于蛛丝马迹的判断上,却毕竟还是比不如花寂月细心。

他现在才彻底想明白,方才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有些不对,那是因为小溪边到完颜暮烨这埋伏之地的脚印,有些过深了一些。

也就是说,完颜暮烨是发现了这片雪地下方有一个天然适合埋伏的空鼓,才特意从这过,走过小溪,又沿着脚印倒退了回来,然后才埋伏在了这里。至于怎么钻进去,怎么看上去没有挖掘的痕迹,林夕在野外求生课程之中也学过,只要小心的将最上一层硬雪整体切割掏出,下方的雪直接往下拍进去,再用一些细枝在头顶上方支撑,将那一层雪壳嵌回来便是。

花寂月似乎对一些蛛丝马迹的判断和分析有着独特的天赋,她要是在这里,恐怕直接能判断出异常,但是林夕和边凌涵却是没有这样的天赋,所以让完颜暮烨这样的偷袭成功。

“在半雪苍原是你刺了我一下,但现在却是我刺了你一下。”看着依旧没有多少恐慌神色的林夕,完颜暮烨有些惊异,但他自然不觉得林夕还有什么翻本的机会,他这一枪捅开的伤口很大,已经挑断了林夕几条大的血脉,别说是再和他战斗,只要林夕接下来没办法很快用火炙等方法止住血的话,他直接就会因失血过多和寒冷,直接丧命在此处。

所以他嘴角露出了些得意的神色,看着林夕道:“虽然我一直想不明白当时你为什么能刺中我的原因,但你今后再也没有机会再刺中我了…就算你有些独特的天赋,你不在了,这天赋和我难以理解的原因便也就不在,也用不着我耗费脑子去想了。”

边凌涵身体骤然一冷,她听出了完颜暮烨的杀意,但就在此时,林夕却是依旧一点惊惶的意思都没有,也不去管腿上的伤口,却是反而认真的看着完颜暮烨,问道:“你准备怎么处置我们?”

完颜暮烨讥诮的答道:“这次双方学院的比试不限死伤,而对于我们来说,你们自然是我们的大敌,所以你们现在尽可以逃跑,逃不掉死在我手里也不要有什么怨言。”

“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杀死我们。”林夕看着完颜暮烨,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看来你们从一开始就并不想在囚徒的身上分出胜负,只是想要杀死我们。”

完颜暮烨点了点头,笑了起来:“相对于找那些不知道跑到何处的囚徒,做出点痕迹让你们追来要简单得多。而且若是我们雷霆学院的五个人都好好的走出去,而你们的五个人都非死即残。那这学院之间比试的谁胜谁负,就更加的明显了,又岂是多带一个和少带一个囚徒出去的胜负所能比拟?”

林夕像个学生一般看着完颜暮烨,又认真问道:“那贺兰悦汐呢?他第一次在半雪苍原之中见到我时就想杀我,那又是为什么?”

“你不说我倒是忘记了。”完颜暮烨笑了笑,很有深意的看着林夕道:“贺兰师兄有特别交待过,若是在比试之中见到你,一定要不惜使用任何方法将你杀死。至于原因,我想应该是你也敢去雪线之上那样严酷的地方不要命的修行,让他感到了威胁吧…他的心气要比我们高一些,自然更不想见到将来无论是在修为还是在仕途上,有对他很大威胁的人存在。”

边凌涵此刻的心情极其的复杂,薄而发紫的嘴唇紧紧的抿着,颜色比远处山脉中阴云下的山体颜色还要阴郁,按她对林夕的了解,林夕任凭鲜血流淌而说这么多话肯定是有什么用意,但是他到底有什么办法?难道任凭鲜血这样流淌下去么?

她缓缓的低下头,用力的握紧了短剑,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我承认我将你们想得太过善良…只是因为不想见到别人一样出色,便动了杀机…既然我现在快死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还有几个人去了哪里,分别想用什么办法对付我们?”此时,林夕又问道。

完颜暮烨看着脸色越来越为雪白,说话声音越来越为衰弱的林夕,又看着低下头的边凌涵,却是敏锐的从边凌涵的身上感觉出了一丝玉石俱焚的气息,他微微一笑,反而又退出了两步,将黑花长枪斜挑在身前,缓声道:“让你们死得明白也无妨…我们其中有一个化妆成了囚徒,就在六号峰至三号峰之间的一座山脊之中,还有一个在九号峰附近活动,他天赋夜瞳,夜视能力比起一般的人强出太多,在黑夜之中的刺杀,一般人应该很难防。还有一个和我一样,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计谋,但修为比我还要高出一阶,是初阶魂师的修为。至于贺兰师兄,据说他本身就是在荒野之中长大,从小和野兽为生,他对血腥的嗅觉要比一般人灵敏许多倍,这半座山峰之间的血腥气他都可以察觉得到,他现在是不在我们这边,否则的话他此刻也应该快要赶过来了。”

边凌涵看到自己脚下的白雪都已经彻底被林夕的鲜血染红,她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等了,然而就在此时,她却是听到林夕用只有两人之间才能听到的声音对她道:“不要动手,相信我。”就在她身体猛的一颤之间,只听林夕长出了一口气,低声道:“那你还没有说,贺兰悦汐现在哪里…还有,他和我自称你们学院第一,他到底是什么修为?中阶魂师么?”

“贺兰师兄的确是我们雷霆此界学生之中第一人。”完颜暮烨看了一眼林夕,道:“他在所有这些山峰之中游走策应,按照他的脚程,现在他应该也是到了六号峰至三号峰之间的某处。他的修为,的确已经到了中阶魂师。”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口碑怎么样
机关医院预约挂号
辽宁专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临沂治疗睾丸炎医院
黑龙江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分享到: